新华联的三十岁困局:被评为湖南民企之首 实控人傅军却被限消

阅读: 作者:admin   发表于 2020-12-22 19:05

  

新华联控股有限公司由于未按执行通知书指定的期间履行生效法律文书确定的给付义务,被采取了限制高消费措施。傅军作为新华联控股的法人代表,同样被开出了限制消费令。

来源 | 雷达财经

文丨梁春富 编|深海

新华联遭遇困局。

2020年,是新华联集团创业30周年。这一年,新华联集团年营业收入首次突破千亿大关,连续16年跻身榜单中国企业500强榜单,同时还名列2020年湖南省民营企业百强榜首。

傅军是这家千亿资产规模的新华联控股集团的掌舵者,坐拥百亿身家,曾多次上榜胡润富豪榜,被多家媒体报道为泰山会元老级人物,与史玉柱、卢志强等交好。

2018年,傅军以320亿身家位列胡润百富榜第82位,创下近年排名新高,也让其登上了湖南株洲首富之位。

然而,一年多之后,傅军的境况却急转直下,从"首富"变成被执行人。

12月4日,新华联控股有限公司(下称"新华联")由于未按执行通知书指定的期间履行生效法律文书确定的给付义务,被采取了限制高消费措施。傅军作为新华联控股的法人代表,同样被开出了限制消费令。

这一情况在9月9日已上演了一次。而这次给傅军申请限消令的中国民生信托有限公司(下称"民生信托"),是泰山会另一位大佬卢志强控制的泛海系旗下金融机构。

值得一提的是,由于蚂蚁集团上市搁浅,作为其股东的傅军和卢志强两位泰山会元老,也没能从这场资本盛宴中分得一杯羹。

危局重重

2019年11月底,新华联控股子公司向湖南出版投资控股集团财务有限公司(下称"湖南出版")拆借了两笔资金,本息合计3亿元,拆借时间为一周,可到期后只归还了2088万元利息,2亿多的本金却分文未给。

2019年12月20日,因新华联控股债务违约,湖南出版将其告上法庭。随后,湖南出版向法院申请财产保全,不仅冻结了新华联控股及子公司40个银行账号共计1373万元一年,还有冻结了新华联控股持有的上市公司北京银行、宏大股份的部分股份三年。

后来双方达成了和解,但新华联集团流动性危局的第一张多米诺骨牌已然倒下。

令人意外的是,下一个"发难"的却是泛海系的民生信托。2020年初,民生信托对新华联控股尚未到期的26.8亿元信托贷款申请了强制执行。不过,新华联控股很快就与民生信托"握手言和",签下和解协议,民生信托终止了申请程序。

紧接着,今年3月6日,新华联控股规模10亿元的"15新华联控MTN001"债券未按期足额兑付本息,构成实质性违约。

由于"15新华联控MTN001"构成实质性违约,又触发了"19新华联控SCP002"、"19新华联控 SCP003"的交叉保护条款,合计13.6亿元的两支债券也构成实质性违约。

新华联控股的前述3只债券均构成实质性违约,未按期兑付的金额高达25亿元,公司的股权也遭到了冻结。

对于新华联的债务问题,各大评级机构更是"用脚投票"。

3月9日,大公国际资信评估有限公司宣布将新华联控股的主体信用评级降至最低的评级C;东方金诚已将新华联控股的信用等级由AA下调至 A+,评级展望为负面,并指出公司账面资金紧张,近期面临较大债务集中偿付压力,公司盈利能力和经营回款有所下滑,各融资计划进展不及预期,流动性压力进一步增大等。

屋漏偏逢连夜雨,船迟又遇打头风。

2019年12月23日,新华联集团旗下的上市公司新华联文化旅游发展股份有限公司(下称"新华联文旅"),公司董事长兼总裁苏波因个人问题被有关部门带走调查。据称,此次苏波被带走协助调查,是因新华联高层发起内部反腐。

公开资料显示,苏波1967年出生,研究生学历,2012年2月任新华联董事、总裁,2019年2月当选为公司董事长。苏波从当选董事长到免职不足一年时间。

新华联文旅历年财报显示,从2012年至2018年,苏波累计从新华联获取年薪超1200万元。而在苏波担任董事长期间,新华联文旅的经营并未见起色甚至滑坡严重。

事实上苏波并不是2019年首个被调查的新华联高管。2019年6月,新华联公告称,公司董事、高级管理人员杨云峰因"涉嫌短线交易'新华联'股票"而被证监会调查。

转型文旅,败兴而归?

新华联系自1990年成立至今,快速发展已有30年之久,其掌舵者傅军信奉"篮子论",推崇多元化投资策略。他曾表示:"搞一个产业,遇到周期性的变化你可能就死了;搞两三个产业的,可能还有回旋余地,这个不行那个行。我不主张大型民营企业只搞一个产业,把鸡蛋放在一个篮子里。"

傅军的"撒网式"投资也让新华联赚到了不少钱。投资金六福酒业7年回报40倍、太平洋保险5年回报8倍、华致酒行3年回报38倍……赚的盆满钵满。

但并非每一笔投资都能稳赚不亏。2016年,新华联控股作为乐视汽车融资的首轮参与者,投入5000万美元战略投资款;2017年,新华联系投资2500万美元入股共享单车OFO。

在二级市场,傅军也大多亏多赢少。投资万达电影、北京银行、科达洁能、宏达股份等也都没能挣到钱。

新华联集团这三十年来涉足的领域包括房地产、文旅、酒业、石油、化工、金融、陶瓷等十多个领域产业,构成了新华联宏大的资产版图。其中,文旅行业可谓是傅军的"心头肉"。

截至2020年上半年,新华联控股总资产超过1111亿元,控股公司近200家,控股、参股上市公司8家,员工近8万人。其中,新华联文旅同期总资产约为518亿元,占新华联控股资产的近一半。

2011年,新华联控股旗下的地产公司借壳圣方科技成功上市,并更名为新华联不动产股份有限公司。

彼时随着房地产市场趋于饱和,政策管控加强,不少地产商为找到新的业务增长点,将目光投入到入文旅地产当中。

傅军也曾表示,公司正在转型,特别是加大文化旅游项目、度假项目的投资,希望通过发展方向转型给企业带来新成长空间。

2016年,傅军明确进军文旅地产的决心,将新华联不动产股份有限公司更名为新华联文旅,并陆续开发了长沙新华联铜官窑古镇、芜湖新华联鸠兹古镇、西宁新华联童梦乐园、四川新华联阆中古城中等文旅项目。

业内人士向雷达财经表示,文旅地产项目地方政府扶持力度大,拿地价格相对更低,同时还能在旅游景区周边投资房地产,高价卖房。地产商们甚至在文旅项目运营中亏一些钱都可以接受,只要前期的地产项目保证有利润。

但文旅行业回报周期长,重运营,短期内难以获得成效。目前来看,转型文旅的新华联控股主要还是依靠房地产开发业务维持营收。新华联文旅财报数据显示,2019年,新华联文旅商品房销售收入为91.15亿元,占营业收入的76.03%。文旅板块的收入明细却并未在财报中披露。

与此同时,新华联文旅的业绩也出现大幅下滑。

2020年三季度,新华联文旅实现营业收入35.56亿元,同比下降36.79%;由盈转亏,净利润-6.8亿元,同比减少516.94%;扣非净利润为-7.5亿元,同比大幅下降2084.4%;账上货币资金已由去年三季度末的52.89亿元减少至31.56亿元。

近日房地产资管新规"三条红线"出炉,要求房地产企业在2021年之前,剔除预收款的资产负债率不得大于70%;净负债率不得大于100%;现金短债比不得小于1倍,踩中"三条红线"的房企,不得增加有利贷款。

2020年上半年,新华联文旅剔除预收款后的资产负债率为79.95%(大于70%),净负债率为228.82%(大于100%),现金短债比为0.57(小于1倍),踩了三条"红线"。

江湖冷暖

资本市场,除了可以赚钱,还可以结交朋友。

2011年,新华联文旅借壳圣方科技上市时,傅军邀来了几位泰山会大佬:科瑞集团的郑跃文、泛海投资的卢志强、巨人投资史玉柱,一同“喝酒吃肉”。

在2015年一季度股份解禁后,泛海投资和巨人投资先后脱手,以1.83元/股的成本价和7.5元左右的抛售价测算,各有2.5亿元投资收益落袋。而科瑞集团则做了高抛低吸,2015年中报时,在新文化文旅十大股东名册中也不见了踪影。

另一边,泛海系卢志强也在"反馈"。2015年8月,泛海控股与新华联、巨人投资、亿利资源、汇源集团五家公司分别出资20亿元参与发起设立亚太再保险公司,11月获保监会批复以10.2亿元认购民安财险51%股份,12月以40.8亿元参与民安财险增资,同时出资2亿元与前述四家公司发起设立亚太互联网人寿保险公司。

在史玉柱、傅军的帮助下,泛海系得以拿下财险、寿险和再保险三张保险牌照,傅军也能在金融业再落下一子。

2015年,傅军再和卢志强组成财团,参与了史玉柱收购海外游戏公司Playtika的项目。

2017年,泰山会的几位元老人物卢志强、傅军、史玉柱以及王中军等,曾与马云一同到湖北考察投资,彼时湖北省省委书记还亲自接待。

不过,傅军并没有在他的朋友们里拿到多少"好处"。2016年1月,新华联控股参与泛海控股定向增发,以9元/股即5.5亿的总价,拿到6111万股。但此后泛海控股股价一路下跌。2018年1月,新华联控股减持1760余万股,按减持当日收盘价7.92元计,获减持资金约1.4亿元。2018年4月,泛海控股股价继续探低至4元左右,较定增价格,已缩水过半。2018年三季度,新华联控股清仓泛海控股,按2018年三季度交易均价计算,获减持资金约3亿元。这一笔投资让傅军亏了2.5亿元。

近年来泛海系也并不好过,雷达财经曾在《泛海系债务压顶,痛失蚂蚁IPO盛宴,能靠三江电子上市翻身吗?》一文中提到,卢志强一手打造的泛海系债务问题较为严重,短期偿债压力陡增,旗下债券频频被国内外机构下调评级。

压力之下,泛海系也频频"发难"新华联。

2020年初,卢志强控制下的民生信托,突然发难新华联控股,将后者持有的辽宁成大、科达洁能、北京银行等股权悉数冻结,对其尚未到期的26.8亿元信托贷款申请强制执行。

2020年7月6日,中国民生银行股份有限公司北京分行(泛海系金融机构)向法院申请财产保全,请求依法查封、扣押、冻结新华联控股、新华联矿业有限公司名下银行账户存款等其他等值财产。

2020年9月,民生信托再向法院申请对新华联控股做出限消令。

前不久的蚂蚁集团上市盛宴戛然而止,而作为股东的傅军和卢志强也都没能分得一杯羹。

如涉及版权请告知删除,我们对文中观点保持中立

文章好看就点这里


Powered by 十大博彩正规网 @2018 html地图

Copyright 365站群 © 2013-2021 版权所有

导航

热点推荐

最新发布

友情链接